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冥夜煊雲傾北)強勢鎖婚夜少的冷清嬌妻_(強勢鎖婚夜少的冷清嬌妻)全本閱讀

(冥夜煊雲傾北)強勢鎖婚夜少的冷清嬌妻_(強勢鎖婚夜少的冷清嬌妻)全本閱讀

2022-09-16 11:54 作者:懶朵兒

章節介紹

那是一個近乎只有黑白兩色的男人,除了皮膚是白的,從頭到腳一身黑 雲傾無法形容他的樣貌,因為他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像是被.........

在線試讀

強勢鎖婚夜少的冷清嬌妻第1章  發誓,此生絕不娶雲傾!

精彩節選


痛鑽心的劇痛從額頭傳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額頭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雲傾睜開眼睛,視線被一片迷離的紅佔據,那些鮮紅妖嬈的顏色,激起了她體內某種幽暗狠戾的氣息。
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咆哮,帶着蝕骨的恨意,雲傾,你怎麼不去死?

然後是女人驚惶的怒罵聲,阿承,你瘋了!
你們這群廢物還愣着幹什麼?
還不趕緊拉開少爺!
兩個保鏢衝過來,強硬地拉開了揪着雲傾頭髮的男人。
一個中年貴婦跑過來,將雲傾纖弱的身體扶了起來,心驚膽顫地看着她滿頭滿臉的血,傾傾,你還好吧?
雲傾強撐着即將潰散的神智,清冷烏黑的眼眸掃過四周,下一秒鐘,眼底猛然浮上錯楞與恍惚。
奢華的酒店,鮮花綵帶,大紅色的喜字,竊竊私語的人群這是哪裡?

她緩緩地低頭看向自己,一身雪白的婚紗,心口位置被血染紅了,莫名透着一股凄艷。
雲傾徹底震驚,她在結婚怎麼回事?

對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惡地刮著她,眼神陰鷙,滿臉扭曲的屈辱與憤怒。
他將一疊照片對着雲傾劈頭蓋臉的砸過去,看着她,眼裡毫不掩飾的陰寒與嫌惡,跟男人濫交,還想害死自己的親姐姐雲傾,你這樣噁心歹毒、放蕩不堪的賤貨,我陸承發誓,這輩子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娶你!
他將屬於新郎的百合花扯下來,扔到她面前,轉身冷漠地離去。
那中年貴婦又急又怒,連忙追了出去,阿承,混蛋,你給我回來!
雲傾看着男人決然離去的背影,心臟抽疼,陌生的感情與記憶湧上心頭。
她臉色蒼白,擰緊了眉,在陸承的身影徹底消失的那一刻,腦海中有什麼東西轟然炸裂,一慕又一幕混亂的記憶,噴涌而出。
雲傾再也支撐不住,身體一軟,倒下去失去了知覺。
混沌的夢境中,鼻息間都是血與火的氣息,一張張年輕堅毅的面孔,嘶喊聲都帶着血色。
她拖着重病的身軀,在無盡的黑暗中奔逃,廝殺,看着一個個熟悉的同伴倒下大小姐,走啊!
大小姐,請你一定要活下去!
大小姐,活着回去,為兄弟們報仇!
床上的女子睜開眼睛,平靜的眼神看着天花板,眼眶微微濕潤,許久,一顆眼淚溢出眼角,從她蒼白的面頰上划過。
終於想起了,她究竟是怎麼從千萬里之外的鋒煙戰火中,來到這裡的。
她死了。
是的,身為戰場最高指揮官的雲傾,已經死了,被最親近的人背叛,於絕境之地,踏着一地屍山血海,在敵人警惕惋惜的注視中,素手拔刀,一刀穿心而過。
自此,世上再無尊貴美麗的雲氏大小姐。
但卻在遙遠的雲城,多了另一個雲傾。
雲傾閉上眼睛,默默地斂下了悲傷激動的情緒,仔細梳理着腦海中那一段多出來的記憶。
這個被她佔據了身軀的女孩,也叫雲傾,新婚之夜,滿心歡喜的奔赴新郎,卻被忽然出現的姐姐雲千柔攔住了去路。
對方笑容詭異又惡毒,將一張張不堪入目的照片放在她面前,雲傾慌亂之下去搶照片,還沒碰到對方,雲千柔就從樓梯上滾了下去,哭着喊叫起來。
照片灑了一地,全都是她衣衫凌亂的跟各種男人糾纏的艷照。
還沒等她回神,謾罵羞辱的聲音就鋪天蓋地的砸了過來。
新郎當眾悔婚,冷酷的推開了她哭着解釋的手,她的額頭磕在地面上,到處都是血再次睜開眼睛的人,就變成了她。
屬於兩個人的記憶,走馬觀花般的,從腦海中,一件件清晰的掠過,融合,直到化為沉寂。
許久。
雲傾眨了一下眼睛,多麼慶幸,她還活着。
她會活下去帶着所有歸於浩瀚的英魂們,回家,血恨!
還沒醒?
這都兩天了,也沒一點兒動靜,不會死了吧?
活該!
誰讓她不要臉,跟那麼多男人亂搞,給陸少爺戴了那麼多頂綠帽子,還意圖殺人滅口,這樣惡毒的女人,活着也是浪費糧食。
說起來也怪可憐的,出了這麼大的事,都沒一個人來看過她,樓上的VIP病房裡,雲千柔那裡可是門庭若市,不止雲家的人在,陸承也寸步不離的守着,寶貝的跟眼珠子似的,那位大小姐可算是熬出頭了。
誰沒事會來看一個草包?
不止長得丑,心腸還那麼惡毒,要死就死快點,晦氣死了,這麼拖着,我們得在這裡守到什麼時候說話的護士,無意間抬頭一瞄,就見一個纖細單薄的人影站在門口。
她穿着一身藍色的病號服,長長的頭髮,寡白的臉,塗著大紅色的口紅,妝容凌亂,額頭上綁着一圈紗布,幾乎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一雙空洞的眼睛,散發著幽冷的光,一動不動的看着她們。
啊兩個護士被嚇的發出一聲尖叫。
雲傾的視線落在她們身上,空冷的眼睛,像清透的湖水,請幫我準備卸妝的東西,還有衣服和鞋子。
那兩個護士對上她的眼神,打了個冷顫,不知怎麼著就點了頭。
雲傾微微一笑,陰森的表情多出一絲生氣,無端變得耀眼起來,我不會死。
兩個護士心虛的冷汗直冒。
我母親的遺囑中留了雲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給我,我就算什麼都沒有了,也還有錢。
兩個護士表情頓時僵硬,震驚睜大了眼睛。
天吶雲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得有多少錢?
陸家知道這個消息嘛?
雲家大小姐就算是落魄了,那也是貴族千金,想整她們這些打工族,易如反掌。
想到此處,兩個護士冷汗涔涔。
對不起,雲小姐,是我們嘴賤,請你不要跟我們一般見識,我們現在就去幫您準備東西。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