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這麼賤,你是不是想打我呀》白宇周文山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我這麼賤,你是不是想打我呀全文閱讀

《我這麼賤,你是不是想打我呀》白宇周文山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我這麼賤,你是不是想打我呀全文閱讀

2022-09-16 12:54 作者:周文山

章節介紹

「無系統+爆笑+賤+社交牛逼症」 村長:你趕緊走吧,你不在青山村我還能多活兩年 皇后:白宇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半夜來我寢宮,皇上會誤會的 皇上:我離炎王朝真容不下你這座大神,你去禍害別人吧 我們的主角白宇就這樣憑賤成功出圈……

在線試讀

第一章少年白宇

精彩節選

「村長,今天無論如何都得把白宇那個禍害趕出村子。」

一個中年男子氣急敗壞的出聲怒吼道。

眾人齊聲附和,現場頓時吵作一團根本聽不清楚誰在講話。

「夠了!」一個鬚髮皆白,仙風道骨的老人出聲喊道,頗具威嚴。

眾人皆安。

「一個一個說,吵吵鬧鬧像什麼樣子?」

村長目光凜冽的看向眾人。

「我先來。」一個青年男子站了出來。

「白宇,他喪盡天良,他就是害群之馬。」

青年男子調整了一下語氣繼續說道。

「昨夜他又在我院里抓了一隻雞給燉了,我千防萬防都沒有用,我就指着這些雞過兩年娶媳婦當彩禮呢,您得給我主持公道啊村長。」

「你這算什麼事。」一個皮膚黝黑的的壯漢搶話說道。

「他每天帶着七八個小孩在我屋外聽床,現在我夫人都跟我分房睡了,你知道這幾年我過得有多壓抑嗎。」

壯漢的神情極其悲憤。

「還有呢,現在村裡的小孩都跟在白宇身後,一天天嘴裏都是什麼所謂的喊麥。」

「刀怒斬雪翼雕,山豪邁沖雲霄,火翻騰再燃燒, 海掀起浪波濤。」

」我家孫子現在天天睡覺說夢話嘴裏都是這幾句詞。現在村裡的小孩天天跟他身後一起為非作歹,學堂也不去上了。」

「我連自己的孫子都管不好,這可是我們青山村的未來,我何德何能引導他們走向正途,我愧對聖人啊。」

一個布衣老者,也是村裡唯一的教書先生聲淚俱下的控訴道。

接着一個年過半百的婦人輕聲啜泣起來。

「白宇,他……他簡直就不是人!」接着哭的更是大聲。

眾人皆驚。

「王嫂,白宇他怎麼你了?」

「是啊,王嫂。白宇他怎麼你了?」

「不至於吧,白宇今年才十六歲,王嫂可是當了二十多年的寡婦了,這……」

眾人議論紛紛,話語也越來越不堪入耳。

「畜生啊,畜生。」就連村長也忍不住一掌把自己最喜歡的黃花梨桌面拍的粉碎。

王嫂這才繼續出聲說道。

「我辛辛苦苦種點水果,白宇沒事兒就帶着幾個小孩來我果園糟踐東西,桃子就挑中間那點紅吃,西瓜也是劈開就吃中間那點甜,我的果園都被他們糟蹋的不成樣子了,白宇他簡直就不是人!」

眾人的議論聲戛然而止。

村長也是一臉無語,糟蹋水果被描述的這麼讓人浮想聯翩,你怎麼不去天橋下說書?

「村長,今天無論如何得把白宇趕出村,這小子本來就來路不明,我們照顧了他這麼多年,也算是仁至義盡,白宇作為修行者在外面世界完全可以風生水起,就讓他走吧,我們真的經不住他折騰了。」

「是啊,村長。吵架他一個人能懟我們一群人,打架就更不是他的對手了,我們簡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啊,村長。

面對眾人的強烈抗議,村長的臉色陰晴不定,最後一聲嘆息。

「把白宇那混小子叫過來。」

眾人大喜。

不多時一個面目清秀俊郎,一身淺藍色的錦緞長衫,腰束玉帶看起來貴氣逼人得少年走了進來,和屋內的眾人形成鮮明對比。

少年剛一進門就嬉皮笑臉。

「喲,大家都在呢。」

少年轉頭望向青年。

「李哥,不是我說你,你這養雞技術越來越差了,昨晚那湯我喝了還不錯,不過那是因為我燉湯技術好,但是肉的話我就得批評你兩句了,稍微有點柴,養雞要花點心思,天天惦記着娶老婆,那雞能養好嗎?」

說完還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張哥也在呢。您趕緊勸勸嫂子別分房睡了,我去了好幾次都落空了,我還跟朋友天天吹噓張哥你身體好,朋友都不相信我,你抽空證明一下自己。

少年接着走到布衣老者面前。

「秦先生,我和班上幾個同學商量好了,明天就把我自創的那首喊麥當村歌,大傢伙都得學,看你們一個個萎靡不振的,大家多喊喊,村容村貌得整起來,提提精氣神。」

少年又走到王嫂面前,良久說道。

「王姨,你種的水果倒是不錯,不過都鄉里鄉親的,你晚上還住在果園,你這不是拿我們當外人嗎?以後你就在家安心睡覺,我們哥幾個晚上就住在果園幫你看小偷,您就放心吧。」

眾人沒有言語,皆是冷眼相看。

「白宇,你過來。」

少年看是村長說話倒也不敢造次,畢恭畢敬的走到村長面前。

「你來我們青山村已經十多年了,當時你年幼,沒有自理能力,所以我自作主張把你留在村裡撫養你長大,你穎悟絕倫,敏而好學,為師這一身技藝也被你學去了七七八八。」

「但是你性格過於乖張、跳脫,為師想讓你出門歷練一番,你意下如何?」

少年表情變的微妙,以前這些村民沒少彈劾自己,但是都被師父敷衍過去,怎麼今天師父跟自己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少年見形勢不對,開始了表演,眼眶瞬間霧氣瀰漫。

「師父,我不走。我也不能走,我要留下來給您養老。」

「我在村子裏生活了十多年,這裡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我早已有了感情,更何況李哥家的雞,王姨家的水果,張哥家的……」

「不僅是這些,還有我那麼多朋友,還有這麼多愛我照顧我的鄉親父老,我不走,我死也不走,我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沉。」

少年情真意切的說道。

「我家的雞都被你吃完了,以後也不打算養了。」

「我明年不種水果,改種小麥了。」

「我馬上回家和我老婆離婚,你以後什麼也聽不着。」

少年聞言也不尷尬看向村長。

「師父,外面世界如此險惡,據聽說妖魔滿地走,高手多如狗,萬一我在外面有個閃失,誰來給您養老?」

「我就想留在村子裏給您老盡孝,給您養老就是我這一生中最大的心愿,還望師父成全。」

少年繼續死皮賴臉地說道。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體內已有真氣流轉,不至於在外面世界立不住腳。」

「盡孝的話就算了,你不在的話,我還可以多活幾年,我意已決,你無需多言。」

「鄉親們都散了吧,我給白宇叮囑幾句,下午就讓他走。」

眾人看村長終於下了定論皆是熱淚盈眶,微微作揖接連退去。

「師父,請您三思,三思,再三思啊。」

白宇不甘心繼續做着掙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