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周小桃徐一澤《帶滿倉庫物資穿七零:嫁野性知青》全文免費閱讀_帶滿倉庫物資穿七零:嫁野性知青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周小桃徐一澤《帶滿倉庫物資穿七零:嫁野性知青》全文免費閱讀_帶滿倉庫物資穿七零:嫁野性知青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6 12:54 作者:清小和

章節介紹

頭孢 酒,稀里糊塗送了小命的周小桃穿越到了七十年代北方的小山村 什麼?我工作的倉庫也跟着我來了? 我的富豪老哥也帶着他的大豪宅穿來了? 什麼?我媽是古代的仕女?我爸是古代將軍?我這一家四口都是孤魂野鬼? 一倉庫的物資?無數失傳古方?超強武力值,我豈不是要躺贏?

在線試讀

第5章 瑣事

吃肉啦!

大柳村這會已經熱鬧了起來!

自從地里旱了兩年,大柳村就沒那麼熱鬧過,所以現在他們是拎着煤油燈,頂着寒風在嘮嗑。

小孩崽子們站在大人旁邊,鬧成一團,又蹦又跳又尖叫,發瘋程度堪比過年。

周大嫂和張娟在村裡人緣一向很好,她兩站的地方圍了一堆的婦女同志,她們排着隊站在大隊部門口等着分肉。

大柳村還是有屠夫的,他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正和陳會計帶着村裡困難人家忙着燒火殺豬。

村長正在和十來個上山的人在隔壁開會,他板著臉叮囑上山的十來個人,糧食誰都不能說,說了他老村長會親自上門吊起來打的。

十來個人聽到和周福在山上說的差不多的話,敷衍的點頭,心思早就跑到熱鬧的外面去了。

李小弟對村長嚷嚷道;『叔,這些福子都和我們說過了!我們都知道,您放心我們互相監督!』

村長有些意外的看着周福,等周福和他點頭,他皺眉說道。

『福子留下,你們都滾蛋吧!』

眾人一鬨而散,樂顛顛的出門去排隊分肉了。

大隊部門口的木板上,一塊塊的肉越堆越多,黑壓壓的人群在高聲的和旁邊熟人嘮嗑聊天。

大隊長和李強在大隊部門口一站,人群自動低聲,激動的等着大隊長發話!

分肉啦!

大隊長也沒有廢話,揮手道;『最近山裡忙,民兵隊今兒上山巡邏的時候聽到了野豬在陷阱里哀嚎』

『他們逮到了三隻野豬,陷阱是福子設的,他是為了防止大東西從深山跑出來。大隊多分十斤肉給福子家,其他的按公分來!』

『娟子,你站到第一排先分!』

張娟在大家羨慕的眼神中快步的走到第一排,給她分肉的是同村殺豬的一位老叔。

老叔笑呵呵道;『你要哪塊啊?』

張娟和氣道;『叔,我都可以的』

老叔一邊割肉,一邊低聲和張娟說道;『娟子,那些豬血下水按理說得有你家一份的…』

張娟笑眯眯的看着旁邊豎著耳朵的大娘們,輕聲說道;『叔,您這不是臊我嗎?那往常都是村裡給家裡困難人家的,這我能不知道嗎?不要!那些我家都不要!』

老叔欣慰的點點頭說道;『你也是個好娃子喲』

說著就扔了一塊二十來斤的肉放到張娟的籃子里,那肉明顯肥肉多瘦肉少。

張娟朝老叔笑了笑轉身離開,分肉的隊伍在繼續。

周小桃正牽着小堂弟,周翠翠站在旁邊和村裡七八歲的孩子們看着肉攤流口水。

周小桃有些心疼,老院長曾經說過;『餓過的人容易暴食,這是心理問題。他們總是覺得自己沒吃飽』

就連她自己現在也時不時的想現代的沒事,更何況是這些姐姐們。

周小桃的這個堂姐和堂弟現在就是這樣,他們看到什麼都想叼一口,老是覺得自己快餓死了。

說穿了就是她們控制不住自己,看到東西就想往嘴裏塞。

前幾天周家兩房都在周福家商量買糧的事,張娟端上來一盆餅子。

這兩個孩子硬生生的頂到嗓子眼。

周小桃一家人都傻眼了。

周福攔着要動手的大嫂說道;『這事兒跟被蛇咬了差不多,看到麻繩都以為是蛇。孩子們覺得餓很正常』

『咱兩家挨餓的程度比村裡其他人重,其他人多少就有些饞,他們不吃點就覺得自己虧得要死,這正常的,咱兩家一直缺衣少食的』

周大嫂原本以為自己有這毛病,沒想到家裡人都這樣。

周老大有些遲疑的說道;弟啊,可我只是想吃,吃撐了還是會停了,這倆孩子為什麼不會停啊?你家也是嗎?』

周福嘆了口氣;『哥,這是咱娘造的孽,孩子們都知道她拿走了所有的糧食,現在即使咱有糧了他們還是心裏沒底,有吃的還是會死命的往嘴裏送!』

『這就和上癮一樣,他們那麼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信你問問愛國』

小張哥;…

小張哥無奈的和周大嫂點點頭。

這是創傷性應激障礙,村裡人多少都有點,餓慣了。像老院長的表現是嚴苛的糧食管理,翠翠和愛軍兩個小孩的表現是手邊有吃的就塞進肚子里。

張娟拎着籃子走到周小桃旁邊,愛軍正眨巴他的大眼睛,流着口水的盯着她的籃子。

她笑呵呵的捏了捏愛軍的臉道,湊近說道;『愛軍,今兒去二嬸家,二嬸給你包餃子吃?』

周愛軍濕漉漉的大眼睛懵懂的看着張娟,他怯生生的問道;『能帶上姐姐嗎?』

半點沒提周大哥和周大嫂。

張娟點點頭,他偷偷的咽了口水小聲的和對着周小桃歡呼了起來。

張娟看着幾個孩子嘆息的搖搖頭,她和周大嫂打了聲招呼,領着姐妹三往回走。

寒風冷冷的往臉上拍,冬日裏翠翠和愛軍姐弟兩裹着又破又薄的棉衣興奮的小臉通紅,周小桃拉着愛軍冰冷的小手,有些遲疑的和張娟說道

『媽,咱家是不是還有點棉花?』

身穿羽絨服的張娟眼神閃了閃在心裏感嘆,這閨女,手是真松啊。

她腳步不停的和小閨女說道;『等會媽回去翻翻看』。

周福這一家四口和其他人的家庭相處模式是不一樣的,是四人真實年紀相差不大,都接受過教育,富裕家庭出生。

她們更像是四人組隊打怪升級的固定隊伍。

然後按照各自的貢獻分配勞動成果,比如這次賣的糧食錢就是周福和小張哥拿了大頭,他們一人三千五,剩下的周小桃和張娟平分。

基本就是各管各的事,不過周小桃和小張哥畢竟年紀小,也幹不了什麼重活,一般這種情況他們都會選擇上貢物資給家裡罩的張娟。

自從看到過張娟的縫補手藝,吃了張娟的一頓飯,三人就把管家的權利交給了這位閨閣奇女子張娟女士。

張娟這輩子也沒想到,她會跳過成親直接過渡到成親後的日子,還得養着大大小小的孩子們。

周小桃拉着小堂弟愛軍,愛軍拉着翠翠,三人一連串的跑到了周福家裡,他們三身後跟着張娟和趕上了的周大嫂。

周小桃到家先摸了摸炕,炕上還有些溫熱,被我還是暖的。

她揉了揉愛軍凍紅的臉招呼道;『翠翠姐,你把愛軍抱到炕上去,這天太冷了!』

翠翠點點頭,抱着弟弟上炕,把他塞到溫暖的被窩裡。

周小桃也脫掉鞋子爬上炕,她從柜子里掏出一袋沒什麼標誌的雞蛋糕笑嘻嘻的說道;『姐,弟,這是我爸買的你們吃!』

翠翠有些局促的坐着,她尷尬的看着轉頭翻柜子的小堂妹,手裡還拿着一塊小蛋糕,而她的弟弟愛軍小朋友已經大口的啃起了小蛋糕。

張娟和周大嫂推門進來的時候,視線亂竄的翠翠從炕上跳了起來,手裡舉着蛋糕尷尬的看着張娟說道;『二嬸,這是…』

現在糧食那麼貴,別提小蛋糕這種高糖的東西了,她覺得自己已經是大孩子,不能搶小堂妹的東西。

張娟溫和的對翠翠笑了笑,把她手裡的蛋糕送到她嘴邊,安慰的說道;『翠翠,吃吧,你叔買的,我們都吃過了,在二嬸家不用那麼客氣』

周大嫂放下手裡的籃子已經習慣這一家子的分享了,無奈的笑道;『弟妹,又得占你便宜了』

張娟爽朗的說道;『這有什麼,都是自家孩子』

張娟把手裡的籃子塞到周大嫂手裡笑呵呵的說道;『我也不會腌肉,這得麻煩大嫂幫幫忙』

作為鐘鼎之家的大家小姐,她會的技能都是十分繁瑣,腌肉有活真有些為難她了,她更想把肉幾天內吃完,只是這個想法被周大嫂強烈拒絕了。

周大嫂覺得弟妹一家都變了,變得很好,他們豁達開朗,身上也沒那麼多刺,之前周福總是要刺一刺周老大的,就是手太鬆了。

周大嫂好笑的看着不去吃雞蛋糕反而撅着屁股在柜子里翻找的小侄女,她稍微大聲的說道;『桃子啊!你在幹啥呢?』

周小桃頭從埋着的柜子里**,她因為翻找通紅的小臉有些暈乎乎,咧着嘴開口道;『大媽?弟弟冷,我找找棉襖給他』

周大嫂被她小小的人懂事的做派逗笑了,她笑道;『哎呦,我家翠翠還沒有桃子懂事呢,那你告訴大媽你哪來的棉花?』

被點名的翠翠尷尬的吃完手裡的雞蛋糕木木的坐在炕上。

周小桃很不滿,她心裏尋思着;人翠翠才七歲,她和四歲的周愛軍走到那她就像小母雞一樣護到那,生怕她兩小的磕磕絆絆,這哪裡不懂事了?

周小桃氣鼓鼓的說道;『翠翠姐可好啦!我家發財啦!我讓爸爸給翠翠姐準備了新的棉衣棉褲,可暖和了!』

腮幫子鼓鼓的周愛軍噴着蛋糕渣尖叫道;『窩,還有窩呢』

周小桃急慌慌的拍拍愛軍說道;『都有!都有!你慢慢吃!』

翠翠好笑的給這倆餵了水,她沒想平時護着他們竟然讓小桃子在心裏覺得她是個特別好的姐姐。

張娟笑着拉周大嫂進了廚房,她手裡處理着食材,嘴上冷不丁的說道;『大嫂,福子真的發財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