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馬白史努(你好,我是妖)全集免費閱讀_(你好,我是妖)完整版閱讀

司馬白史努(你好,我是妖)全集免費閱讀_(你好,我是妖)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12:55 作者:Mr史努比

章節介紹

普通人的世界裏,也有妖物的存在或為善,或為惡,善惡都是一念之間如何去駕馭,如何去管理,如何去操縱,如何去沉淪,本書帶你走進不一樣的世界

在線試讀

第2章 第二章

司馬白頓時來了精神,國家級重點大學,還不用參加高考,這不就是為他本人創建的嘛。不過他不相信這本指南的最後一頁會印這個東西,八成又是哪個人在惡作劇。趁着何蜜不在,他溜到她的桌子上去看她的指南書,最後一頁也是印着這些內容。怪了,難道每本書上都有嗎?

全班五十四個人,有五十一個人在一個上午被同一個人以各種理由搭訕聊天,這個人就是司馬白。目的無他,就是為了看他們手裡的那本指南書。刨去已經看過羅胖子和何蜜的書,剩餘五十一人的書的最後一頁無一例外都印着這相同的東西。而且,所有同學都看不到這些內容。

莫非我把精神類藥物停了,出現了幻覺?司馬白整個人恍恍惚惚了一上午。中午回家,立馬跑到自己卧室里,也看到書里相同的內容。這,這到底怎麼回事?他舉着書讓父母看最後一頁,直接被父母無視存在,讓他抓緊補**神病葯。氣急敗壞的司馬白,直接決定下午逃課,找個地方打電話給這個學校的招生辦問問。

可是現如今都沒有公用電話亭,大街上雖然人來人往都有手機,但他不好意思開口。有了,他一拍大腿,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去派出所借個電話打打。

派出所大廳里的民警小姐姐見到一個背着書包的高中生進來借固定電話,想都沒想就讓他用了,八成不是拉東西就是讓家人來接他回家。可是小姐姐處理完電腦上的事,在旁邊越聽越不對勁。

「哎呀,終於打通了。喂,你們是中國神學院嗎?」

話筒那邊傳來:「是啊,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啊,我是從指南書上看到你們的招生簡章的。你們那錄取不需要高考是吧?」

「是的。免試。」

「那太好了。學費什麼的呢?」

「免費。」

「咱們這是國家級重點大學對吧?」

「沒錯,國家認可的。」

「和清華北大比呢?」

「哼,他們給我們提鞋。」

「那我怎麼報名啊?」

「你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

司馬白就把自己的家庭住址都說了過去。

「好了,等錄取通知吧。」

「那啥,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快問。」

「咱們學校小姐姐多嗎?」

「……我還單身呢。」嘟嘟嘟嘟…電話就被掛掉了。

民警小姐姐向旁邊的同事使了個眼色,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頭,意思是這個青年八成腦子不太好使。一個精神病人,是不能讓他在社會上這麼亂跑的。民警小姐姐正要把司馬白叫住,突然發現這小子出門一轉身就消失在人流當中。不過沒關係,他說的家庭住址,民警小姐姐也記住了。回到派出所大廳,她回撥了剛才司馬白撥打的電話號碼,一直沒有人接聽,更加讓她堅信司馬白就是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

三天後,司馬白的媽媽把一封信交給他,「你的ems快遞,我替你打開了。裏面全是白紙,啥都沒有。誰那麼無聊,有錢沒處花。」

司馬白一把奪了過來,卻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親愛的司馬白同學,恭喜你成為中國神學院第372名學生,請在九月一號前前往北京市平安路第186號報道……

我被錄取了,我被錄取了。歐耶,我光宗耀祖了,我家祖墳冒青煙了。

門外傳來敲門聲,司馬白媽媽顧不上敲打他,一開門就看到兩個**站在門口。

「你好,請問這裡是司馬白的家嗎?」一個胖**問道。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司馬白媽媽說。

「我們接到系統通知,看看你家孩子的精神狀況問題。」胖**回道。

「哈?精神狀況問題?他怎麼了?發病了嗎?不是應該是120上門嗎,怎麼變成110了?」

「哦,前幾天他去社區派出所打電話,可能是精神方面有些問題。我們的同事發現後想帶他就醫未果,所以我們上門看一下……」

司馬白媽媽感覺十分丟人,自己家孩子竟然在外面發神經,讓**找上門。「那個我們可以看下他嗎?」胖**問道。

「可以的。司馬白你給我出來,**找你。」

司馬白立馬開心地從卧室里跑出來,一看是倆**,心想這麼快當地**就知道我被提前錄取了嗎,效率這麼高嘛,先派倆**來探探路,後面大領導加大紅花加大紅包加錦旗就送上門嗎?不行,自己要低調低調再低調,謙虛謹慎戒驕戒躁。胖**問道:「你就是司馬白?」

「啊,沒錯。**叔叔,你們也知道我的事了嗎?」

兩個**對視了一眼,看來這孩子還知道自己有問題。胖**說:「知道的,所以讓我們先來看看。」

「那太好了。後面是不是還會來人啊?」

「那就看你的情況了。如果大家都知道了,肯定我們要派一些人來。不然控制不住局面。」

哇塞,聽聽,要是人盡皆知,肯定大領導都要來,那必定是人山人海,鞭炮齊鳴,鑼鼓喧天,需要他們來維持秩序。

司馬白很謙虛地說:「不用那麼勞師動眾,我還是很低調的。畢竟這事太招搖了不好。」

胖**說:「那完全看你想法了,我們也不想太多人過來。」

司馬白很好奇地問:「來的話,帶的東西多不多?沉不沉?」他怕送塊匾寫着「金榜題名」,又大又沉又沒地方放。

「現在辦事講效率,東西也不多。繩子的話就地取材,大不了加對銀鐲子。」胖**以前也是綁過發瘋的精神病人。

司馬白內心更加確定,繩子就是用來綁來獻花的。銀鐲子?銀鐲子是幹嘛的,是不是華為新出的鈦空銀智能手錶。真講究,送一對。

「哦,對了。」胖**突然插了一嘴,「那邊有沒有管你要費用。」

「沒有,免費。」司馬白太感謝**了,知道上學不容易要花錢,還特意詢問費用。

「小夥子,如果對方給你打電話說費用的事。你就告訴我們,不要擔心,不要害怕。我們給你做主。」胖**擔心這小子上次打的是個詐騙電話。

「放心,**叔叔。一定告訴你們。」司馬白都要感動的哭出來了,還是人民**愛人民,生怕我沒錢上學。我一定好好讀書,不辜負大家的期望。

胖**想了想沒什麼繼續好問的,懷疑對象情緒也很穩定,對答也很得體,不像有什麼精神疾病,就告辭離開。胖**剛從司馬白家走出來,就聽到裏面他媽媽高叫着:司馬白,你把葯給我按時吃了。

周一早上,準時升國旗奏國歌,全體起立敬禮。司馬白一家也來到學校廣場。以前司馬白學習不好的時候,他家裡誰都不願意踏進學校半步,誰也都不願意來參加家長會。直到司馬白告訴他們,自己要作為學生代表去做高考動員演講,他的父母才一起來到操場。

聽完校領導們的講話,羅胖子在後面捅了捅何蜜:「他媳婦兒,壓軸戲就要開始了,主角準備登場了。」何蜜哼了他一聲,表示回應。

果不其然,就聽大會主持人說道:「下面請,高三六班的司馬白同學,作為學生代表上台演講。」

司馬白在一眾稀稀拉拉的掌聲中登場,為了顯示自己與眾不同(畢竟是已經被錄取的人),他沒有選擇和大家一樣穿校服。而是學着大人的模樣,穿上了西裝,打上了領帶。羅胖子看了「噗嗤」一聲,身子向前對着何蜜說:「這小子穿着婚禮西服來的,八成講完就下台向你求婚,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司馬白媽媽越來越狐疑,這怎麼那麼像他爸爸結婚時穿的西服?

司馬白爸爸已經咬牙切齒,這他媽的就是老子結婚時穿的西服,我平時都捨不得穿,便宜了你小子。

好在演講稿是何蜜幫他寫的,班主任知道司馬白就那兩把刷子,抓緊讓何蜜替他捉刀代筆,只要司馬白照着念一遍稿子就行,一切萬事大吉。

果然司馬白照着念的很順利,領導們聽着也都很滿意。一切都在向著好的結局發展。正在這時,校長開口問道:「這位同學,你能不能告訴大家。你是如何在這麼緊張的學習環境里,做到不怯場很自信的嗎?很多同學一遇到考試就緊張害怕啊。」

司馬白很自豪地說道:「報告校長,因為成功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那你準備好了嗎?」校長繼續問道,他覺得司馬白下句應該是:準備好了,全力為高考衝刺。

「準備好了。」司馬白果然說了這句,接着繼續說道,「我已經準備去報到了。」

尬?報到?報什麼到?領導席上一片嘩然,眾人都在交頭接耳。

校長哭笑不得問:「那你去哪裡報到?」

「中國神學院,國家級重點大學!」

…………

沉默,台上台下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突然一個嚎叫的女聲打破了沉默:「司馬白,你他媽的不用回家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