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權寵醫妻,王妃又作妖了》裴星璇殷玄冥完整版在線閱讀_《權寵醫妻,王妃又作妖了》完結版閱讀

《權寵醫妻,王妃又作妖了》裴星璇殷玄冥完整版在線閱讀_《權寵醫妻,王妃又作妖了》完結版閱讀

2022-09-16 12:56 作者:花九菜

章節介紹

第6章裴星璇脫了衣衫,露出了雪白光潔的玉背,她嘴裏依然在罵殷玄冥......殷玄冥沒有在裴星璇後肩上看見紅色蝴蝶胎記,反.........

在線試讀

權寵醫妻,王妃又作妖了第4章  第4章

精彩節選


第4章殷玄冥面色陰沉的帶着一群人過來,果真看見了鬼鬼祟祟的裴星璇,這個女人!
裴星璇見躲不過去了,索性大大方方走出去,不倫不類的對着俊臉黑沉的殷玄冥行一禮:「王爺,您可來了,洞里有人受傷了。」
這陣仗一看就對她不利,不先開口,回頭可就別想開口了!
永嘉公主的貼身女翠微進了山洞,帶着侍衛抬出了三人一屍。
永嘉公主一看到這具死屍,便是驚道:「這可是父皇給本宮的飛鷹衛,怎麼會……」眾人一聽「飛鷹衛」三個字,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飛鷹衛,這可是天子近旁的暗衛!
裴星璇眉頭一蹙,低下頭,故作柔弱道:「王爺,妾身不知什麼是飛鷹衛,只是聽見有人喊救命,便進洞一看,誰料……」永嘉公主不容裴星璇把話說完,便是語氣嚴厲道:「裴側妃,本宮知你記恨北殷王因本宮打你板子之事!
可你再怎麼記恨本宮,也不該闖下殺害飛鷹衛的大禍,你這可讓北殷王如何與父皇交代?」
裴星璇一聽永嘉公主要顛倒黑白,她上前就是一把挽住殷玄冥的手臂,大呼冤枉:「王爺,妾身冤枉!
妾身一片好心去救人,怎地到了公主嘴裏,便成妾身要殺他們了?
妾身哪有這麼大的本事啊!」
眾人一見裴星璇上手抱住殷玄冥手臂,皆是默默一嘆,裴星璇死定了!
殷玄冥從不許人近身半寸,當裴星璇抱住他手臂時,他周身便是殺氣一凜,抬手就要把人揮出去!
裴星璇不容殷玄冥出手將她拍飛,壓低聲音道:「本是一家人,一辱皆辱,一罪皆罪。」
殷玄冥偏頭看向這個對他狡黠眨眼睛的女人,幽暗如淵的眸子里滿是懷疑,裴星璇會這麼有腦子么?
「王爺,你可要為妾身做主啊!
妾身一片善心如今卻成了有罪,這不是好心沒好報么?」
裴星璇猛掐自己大腿,擠出一滴眼淚,無比的可憐。
古代男尊女卑階級化太嚴重,真是坑死她這沒地位沒靠山的小可憐了!
眾人依然是一臉震驚無比的看着作死不疲的裴星璇!
永嘉公主暗暗捏緊手中羅帕,面上卻是威嚴道:「裴側妃的本事有多大,本宮早在北殷王府見識過了,裴側妃不必自謙。」
「公主,不知者不為罪,臣婦一向見識淺薄,不識公主威嚴,得罪了公主,是臣婦活該挨一頓板子當教訓!
也多謝公主看在我家王爺的面子上,饒臣婦一命!」
想拿她冒犯公主的罪過再說事,休想!
她就不信對殷玄冥圖謀不軌的永嘉公主,會因為這件揭過的事,再去惹殷玄冥不悅!
永嘉公主的確沒有當眾指出裴星璇三日冒犯她的事,她只是看向殷玄冥無奈道:「北殷王,此事暴於人前,本宮縱然不追究,父皇哪兒恐怕……」裴星璇算是看出來了,今日這就是一個死局,無論是她被飛鷹衛殺死,還是她幹掉飛鷹衛,都難逃一死!
所以說,殷玄冥這傢伙身邊,實乃非久留之地!
在眾人滿是期待的目光下……殷玄冥冷漠開了口:「裴星璇若是有罪,本王自會加以懲罰,給公主一個交代。」
雖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可裴星璇還是咬牙切齒的想掐死這個狗男人!
大家倒是沒有太大反應,裴星璇所作所為,他們皆有聽聞。
殷玄冥有多厭惡裴星璇,他們也都看的清清楚楚。
今日,裴星璇恐怕又得不死也脫層皮了。
永嘉公主聽了殷玄冥這話,十分滿意的笑說:「既然北殷王都如此說了,本宮這便命人帶裴側妃……」殷玄冥在永嘉公主要下令拿人之際,再次開口,聲音之冷厲威嚴:「可若是有人誣衊裴星璇,本王再棄她如敝履,那也是本王的敝履,容不得他人踐踏!」
裴星璇聞言一愣,心情有點複雜的看着這個冷漠威嚴的男人。
殷玄冥是有多討厭裴星璇,她是親身感受過的。
可這兩次的事件,殷玄冥卻又明顯在護着裴星璇,僅是為了顏面么?
心,莫名的酸楚了一下,原主還是放不下啊!
永嘉公主的臉色霎時變得極為難看:「北殷王,裴側妃可是殺了飛鷹衛!」
她不明白,殷玄冥為何一而再的護着裴星璇,他不是十分厭惡裴星璇么?
裴星璇被殷玄冥嫌棄的推開,她看向永嘉公主恭敬道:「公主殿下,飛鷹衛一聽就很厲害,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如何能殺得了飛鷹衛呢?
公主莫要開玩笑了。」
眾人本以為殷玄冥會教訓裴星璇這鄉野女子一番,給永嘉公主足夠面子的。
可誰知峰迴路轉,厭惡裴星璇如敝履的殷玄冥,居然維護了裴星璇?
「飛鷹衛乃天子近衛,個個武功高強,莫說是裴側妃一介女流了,就是武功不弱的大男人,也不見得一對四,還能殺死一名飛鷹衛吧?」
說話之人青衫俊雅,摺扇輕搖,正是武威侯世子——祁景行。
地上一名飛鷹衛,卻忽然開口:「是她下毒!」
「對啊,裴側妃可是很擅長下毒的呢!」
宋菁華這話可就意有所指了。
果然,殷玄冥原本淡漠無情的俊臉上,此時卻驟然變得冰冷如霜,瞥向了旁邊的裴星璇。
裴星璇一陣脊背發涼,不敢回頭,只冷冷看向宋菁華道:「宋小姐,你是說,飛鷹衛已廢物到連市井無賴手中的蒙汗藥也抵不過了?」
「我……」宋菁華被裴星璇問的啞然。
「飛鷹衛若是連地痞無賴手中的蒙汗藥都抵禦不了,還如何在皇上身邊當差?」
裴星璇這話是看着永嘉公主說的。
永嘉公主一張俏臉忽青忽黑,這個牙尖嘴利的裴星璇!
「我是鄉下長大的小女子,見識少,連當初冒犯王爺也是有人贈葯,我如何會有厲害到能放倒飛鷹衛的葯?」
裴星璇笑眼彎彎的又看向人群中的宋菁華。
當初拿她當槍使,今日落井下石想要她命!
呵!
姑奶奶我若死,也要拉個墊背鬼!
宋菁華在殷玄冥冰寒的目光看向她時,她立時慌亂道:「北殷王你別聽她胡說,我根本就不認識她!」
「宋小姐真是會睜眼說瞎話,你與我四妹妹十分要好,常來府上做客,你怎會不認識我呢?」
裴星璇笑眯眯的又看向了裴玉瑩。
裴玉瑩嚇得連連擺手道:「我不知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
宋菁華惡狠狠瞪了這個膽小怕事的裴玉瑩一眼,又面對殷玄冥低眸道:「王爺,我真不認識裴側妃,裴側妃怕不是瘋了,胡亂攀咬人呢!」
「我是不是攀咬你,宋小姐心知肚明!」
裴星璇點到即止。
只要殷玄冥不是個傻子,都該知道當初害他名聲掃地的人是誰了。
宋菁華的腿都有些軟了,她是記恨殷玄冥以側妃之位打發她,可這卻不代表她想被殷玄冥這活閻王盯上啊!
裴玉瑩如鵪鶉一樣低下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希望殷玄冥能忽略了微不足道的她……永嘉公主冷冷地睨向裴星璇,今日大好布局都殺不了裴星璇,她可真不甘心!
「皇上駕到!」
眾人聞聲,忙轉身跪拜恭迎!
當所有人都跪下了,唯有裴星璇還鶴立雞群的站着。
「小姐……」竹露跪在地上,拉了拉自家小姐的裙擺。
裴星璇這才反應過來,可她已經與這位皇帝陛下對視上了。
皇上望向迎風佇立在人群中的裴星璇,只覺得她十分面善:「你是……」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