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回70:回到和渣女領證的當天)秦方方福_(重回70:回到和渣女領證的當天)完整版閱讀

(重回70:回到和渣女領證的當天)秦方方福_(重回70:回到和渣女領證的當天)完整版閱讀

2022-09-16 12:56 作者:一隻貓咪精

章節介紹

第6章進城的話,因為用不着在外面住宿也用不着別人接待,因此也用不了什麼介紹信就是來回有點麻煩縣城距離村子也沒有多遠,.........

在線試讀

重回70:回到和渣女領證的當天第4章  第4章

精彩節選


第4章方如的爸爸叫做方福。
他扯着嗓子喊這麼大,可不是說給方如聽的,自家女兒的事情方福知道,方如扯不開這個臉皮子。
這些話就是說給院里的秦方升聽的!
所以秦方升直接就推開門走了進去!
聽見動靜,方如嚇得臉色發白。
她生怕秦方升和自己爸爸打起來。
手裡的衣服丟開,她急匆匆的往旁邊的屋子趕,過去的時候,卻看到秦方升就坐在父親的床邊上,仔細的看着方福的傷處。
「叔,傷得不輕啊,你等着,我給你去叫村裡的醫生過來,多少上點葯嘛,這扭了腰,要是留下後遺症可怎麼辦?」
方福父女臉上全是錯愕的表情。
他剛才都那麼不留情面了,秦方升還對他們這麼好?
一下子方福的臉拉不下來了,仍舊扯着嗓子喊,「我不要你管!
回你自己家去!
你離我女兒遠點就行了!」
秦方升就當沒聽見,搖搖頭嘖嘖兩聲,「叔你好好躺着就行了,這幾天家裡的活交給我,水暫時先別打,方如,跟我去診所叫醫生去!」
方如聽着秦方升的話,瞪大眼睛看看秦方升又看了看自己的爸爸。
方福也囁嚅着嘴唇半天沒說出話來。
當著方福的面,秦方升直接抓住了方如的手,埋怨道,「你還愣着幹嘛呢,趕緊跟我走啊,越快越好,讓咱爸少遭點罪!」
一聽這話,方福氣得就想站起來,但腰一疼,頓時要了他半條老命,頓時躺在床上哎喲了半天。
回頭一看,秦方升這個兔崽子帶着自己閨女早就跑沒影了!
等到他們帶着醫生過來,方福又拉不開臉來罵人,只能抿着嘴生悶氣!
秦方升笑吟吟的把醫生帶到了方福身邊。
這醫生姓王,在村裡有個小診所,和鄉里的那個差不多,也是住宅和診所兩用。
秦方升直接指了指方福的腰,笑得燦爛極了,「王叔,我叔腰不好,你給他瞧瞧。」
方福一聽頓時悶聲悶氣的哼了一聲,「誰看醫生啦,不就是扭了腰嗎?
我躺兩天就好了!
不要看!」
「別聽他的,他就這個脾氣,捨不得花錢,王叔,你給他治,該咋弄咋弄,不用給我省。」
秦方升笑呵呵的,看都沒看方福一眼。
方福氣得又想站起來,但一想到剛才的痛,頓時慫了半截。
王醫生過來一扒拉,方福老老實實的就翻過了身子。
「咋弄的啊?」
王醫生一面伸手按一面問。
方福縮了縮脖子,像是個受氣的孩子一樣,「抬水抬的!
我就說缸裏面水都沒多少了,捉摸着抬到那邊下水口去,一用力,嘿,半天直不起來。」
「問題不大,我給你按按,活血化瘀,以後讓你女婿給你按,年輕人力氣沒地使,擦點葯,保管按兩天就好!」
王醫生覺得問題不大。
一聽他這話,方福又炸毛了!
誰說秦方升是他女婿了?
但考慮到王醫生是外人,他哼哼兩聲把腦袋換了一個方向,面向裏面的牆壁,一個人生悶氣。
秦方升也沒有閑着,學着王醫生的辦法在方福的後腰按了又按,確定自己沒有學錯,當下就開始掏錢。
「連同買葯,一共給我八毛錢就行了!」
一聽這話方福差點沒蹦起來!
「八毛錢!
怎麼這麼貴!
不要你的葯,我自己去山裡采點,一樣能治!」
王醫生也來脾氣了,「嘿,你還不識好歹!
我這葯還是從城裡買回來了,專治這個跌打損傷!
你愛要不要!
有的是人要!」
方福氣得剛要說不要,這個時候秦方升已經把王醫生拉到了一邊,「別聽他的,八毛錢是吧,我這就給你,還有什麼要注意的都跟我說說,叔這腰要是弄不好,我怕我嬸子回來罵我。」
兩人邊說邊往外走,聽着秦方升的話,方福那個氣呀,又拗不過,只能用力的砸了砸床。
不一會兒秦方升進來,手裡笑眯眯的捏着一小瓶沒有標籤的葯,擰開蓋子頓時就散發出一股子沖鼻子的味道。
秦方升往手上抹了點,然後就坐在床沿上,「方叔,我來給你按按。」
「回你家去!
我不要你的葯!
也不要你按!」
方福固執的側過頭不去看秦方升。
秦方升笑吟吟的扭頭看向了方如,「方如,這葯和這手藝可花了我八毛錢,可不能浪費了,過來,替我按着你爸!」
方如一直在旁邊捂着嘴笑着,見狀趕緊跑過來小聲的安慰方福,「爸,錢都花了,你就聽話點,也少遭點罪。」
方福還沒說話呢,頓時感到腰間一涼,秦方升已經開始使勁了。
他哼哼兩聲,不服氣的說道,「有點錢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八毛錢啊!
你以為便宜啊!
還城裡買的,我呸!
最多兩毛錢!」
秦方升也不說話,笑眯眯的給方福按了按腰子,隨後囑咐方福好生休息,就帶着方如去打水洗衣服去了。
過了不一會兒,方如的老媽也回來了,皺着眉頭推開門,「這都什麼味啊這是,怎麼這麼沖鼻子,老方,你哪弄來的葯啊?」
方福頓時哼了一聲,「王醫生手裡買來的,聽說還是從城裡買的,就是不一樣哈,塗上去涼颼颼的。」
「多少錢買的?
有沒有用啊?」
方如的老媽微微皺起眉頭。
一聽這個,方福頓時伸出兩根手指頭,「瞧見沒,就這麼點,八毛!
你說秦方升那兔崽子是不是傻了吧唧的?
八毛錢的葯說買就買?」
一聽是秦方升掏錢,方如的老媽笑得合不攏嘴。
和方福不同,方如的老媽挺喜歡秦方升的。
方福在意的是秦方升老是不回家,在外面不知道幹嘛,擔心害了女兒。
但方如的老媽不一樣,她早就打聽過了,秦方升在外面做木工,也算是一門手藝,手裡的錢還有得剩,可是十里八鄉的俊後生,方如嫁給他不吃虧。
因此她提都沒提八毛錢的事,一面擇菜一面跟方福說話,「你聽說了沒有?
我剛從外面回來,聽他們說,張文才那個女兒嫁人沒嫁出去?
現在懷了孩子,鬧着要打胎呢?」
方福嘴上說秦方升和張蘭蘭不清不楚的,這會兒卻也輕蔑的哼了一聲,「她那就是活該!」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