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凡字子欲瘸腿蟹板)吾為勾魂使_(吾為勾魂使)全本閱讀

(陳凡字子欲瘸腿蟹板)吾為勾魂使_(吾為勾魂使)全本閱讀

2022-09-16 12:56 作者:瘸腿的蟹老闆

章節介紹

「長生鎮,鎮長生長生鎮人享長生」 「君王羨,帝皇尋,長生鎮地兒尋不見」 一首童謠道盡大武帝皇的向道之心 陳凡,字子欲,長生鎮人 於二十年前突現於此 本以為享受長生便能與天同壽,但奈何禍事降臨,僅餘三年壽命 陳凡只能出發前往國都尋求解救之法 這個世界有儒,有道,…

在線試讀

第4章 入秀羊

「那就有勞白主事了。」

「先生客氣。」

虛扶起陳凡,白陵繼續問道「先生,我觀之您才華橫溢,如不入科舉那真是太可惜了。」

「科舉?子欲並無入官場之心,這科舉要不還是算了吧。」

「此話怎講?」

白陵有些想不明白,陳凡既然有如此才華就應當通過科舉應試入朝為官。

這也是他巴結陳凡的原因。

正所謂樹大好乘涼,如今陳凡落魄,自己幫助於他,一旦他應試及第,那必然以後會對白家商會多有照拂,而且觀他學問,博曉古今,應試對他而言應該並無難度。

「先生為何不願參加應試?」

說話間,白陵的語氣有些急切了些。

主要是人才難尋啊。

「官場為官者私慾甚多,而子欲又醉心於學問,只怕以後跟他們難以匹敵。」

聽着陳凡的話,白主事也是微微一愣。

是啊,最幾年老皇帝不管事,而朝堂又黨爭的厲害,聽聞有不少官員落馬或被殺頭。

「那先生難道就願意在這小小秀羊度過此生?」

「那自然不會」陳凡笑着搖了搖頭「入秀羊只不過解決盤纏,等盤纏足夠子欲便會出發前往武都。」

「先生既不願入官場,那去武都作甚?」

「去尋找國師大人,實不相瞞,子欲有一些小小的難言之隱想要去尋國師大人治療。」

「嗯」

國師的醫術白陵也早有耳聞。

相傳太子的癔症就是被國師大人治好的。

「先生,據我所知,這兩年國師一直處於退隱狀態,先生想要尋得國師只怕甚是艱難。」

「我有一法可幫助先生快速尋得國師,就是不知道先生願不願意了。」

「何法?」

聽到能快速尋到國師,陳凡立即端正坐姿,雙眼灼灼的盯着白陵。

「先生可連續參加鄉試,縣試,府試及殿試。如先生能每次都居於榜首,那先生便可獲得連第資格。」

「陛下曾有言,中連第者乃無雙國士。到時陛下一定會宴請群臣,宴會上先生自然就能見到國師大人了。」

「嗯」

這個傳聞陳凡也聽別人說過,但他只有三年時間,他擔心時間上會趕不上。

「可這麼多應試如加在一起只怕耽誤時間不少,子欲擔心到時病情可能會加重。」

「無妨,無妨」

白陵微笑着揮了揮手。

「先生只怕不知。凡想連第者必須先到縣府報名,到時朝廷會派下官員專門獨立設置考場。待先生作答完後,官員會將先生考卷與上屆榜首考卷對比,如勝出則可繼續參加下一輪。中間並無太多時間需要等待。」

「哦」

這下陳凡可算聽明白了。

所謂的連第就是要連續參考的意思,且必須每次考試成績都必須超過上屆的第一。

這樣一直下去,直至答完殿試,那他才算取得連第資格,才有被封為無雙國士的機會。

「好,那子欲就報考連第了。」

「先生當真?」

想要中連第的難度那可謂是相當的大。

需要在上千萬考卷中一枝獨秀才有勝出的可能。

怎麼陳凡想都不想便答應了呢。

看來他的病情只怕有時間的限制。

不得不說,白陵這次真猜准了。

「先生對中連第可有多大把握?」

「應該八九成吧。」

「這麼高!」

聽到陳凡的回答,白陵凸出了雙眼,轉瞬間便喜上眉梢。

「先生能中自然是最好,如不能中那也只不過耗費些銀兩。此事白某給您安排了。」

「還要耗費銀兩?」

聽到還要耗費銀兩,陳凡甚是驚訝。

這不是為國選才嗎?

為何還要自掏腰包。

「那是自然,這算是官場的潛規則。凡下來之官員報考連第者必須孝敬,不然官員為何辛苦跑這一趟。」

「不知需要耗費多少銀兩,子欲自怕……」

「先生無需擔心,這銀兩之事我白某包了。只需先生中連第之後對我商隊照拂一二即可。」

」理當如此,理當如此。那子欲就先謝過白主事了。「

」哈哈,先生無需客氣「

車廂內,白陵繼續跟陳凡攀談。

無論是時政,軍事,民生,陳凡都對答如流。

時不時還會夾雜着自己的設想以及現世中的借鑒。

一時間,讓白陵驚為天人。

他對陳凡能中連第的把握更大了。

為商者,無不投資。

對官場,他們投資的更大。

只要上面有人,那他們的生意才能更加的順風順水。

而陳凡,現在無疑就是白陵的最佳投資對象。

有學問,有才華,知書達理,博曉古今,這樣的人以後一定會官運亨通,如今加大對他的投資,等他身居高位那白陵自然也會跟着享福。

這本就是場各取所需的交易。

來至城門口,防守的兵士檢查了下商隊的過所,發現沒有問題便趕緊放行了。

白家在秀羊的勢力只算中等。

上面依次還有謝家和王家。

可就算如此,白家也不是一個小小兵士可以得罪的。

因為,剛才進秀羊城時兵士才沒有翻找馬車。

不然的話,找到陳凡少不了又得一番疏通。

「先生在秀羊可有住所?」

「呃,剛到此地並無去處。」

「如先生不棄,那就暫住我白家吧。」

「那就麻煩白主事了。」

「先生不用客氣。」

白陵對陳凡說完後就朝馬車外喊道「先回白府。」

「主事,今日先不去倉庫卸貨了嗎?」駕着馬車的車夫問道。

「你吩咐下去,讓其餘人員去倉庫卸貨,我們先回白府。」

「是」

車夫對後面人員呼喊了幾聲,隨後抽打馬匹調轉方向朝着白府走去。

陳凡雖坐在馬車上,但聽着車外傳來的各種嘈雜聲他也忍不住掀開帷裳往外看去。

只見,街上人來人往。

街道兩旁的店鋪做生意的吆喝聲絡繹不絕。

好一幅人間生活氣息畫卷。

「先生在看什麼?」

看陳凡看的津津有味,白陵忍不住問道。

「看人」

「人有何好看的,呵呵,真是個怪先生」

「你不懂」

回完這句,陳凡繼續盯着窗外觀看。

當看到精美甜點時,他也會忍不住喉結蠕動。

當看到有人耍雜技時,他也會鼓掌喝彩。

不過,隨着馬車的前行。

這場景慢慢拋向了後方。

街道兩旁的店鋪和行人少了起來。

興味索然後,陳凡才縮回腦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