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一凡孫未名《此生不凡》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王一凡孫未名全集閱讀

王一凡孫未名《此生不凡》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王一凡孫未名全集閱讀

2022-09-16 12:57 作者:孫未名

章節介紹

王一凡8歲以前和爺爺在農村生活,也在爺爺的熏陶下養成了晨起練功的習慣8歲那年爸媽創業成功從南方返回,將他接到城裡生活一轉眼又是10年過去,王一凡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一些奇妙的變化,18歲生日這天,他收到了帝國理工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和一封十年前爺爺就寫好的信,信…

在線試讀

第5章 墜入

怎麼會殘留記憶呢?王一凡心裏不爽。

綠光沒把跟腳處理乾淨,找他算賬就有了由頭,正好去看看那邊的情況。

王一凡來到學校家屬院自己租的房子里,把房門反鎖好,簡單吃了晚飯,洗漱完畢就躺在了床上。

朦朧中,王一凡四周湧起一片白茫茫的濃霧,片刻功夫就將他完全籠罩。三十六息後,王一凡到額頭一涼,一滴水珠落在了他的頭上。圍繞在王一凡身邊的濃霧逐漸散去,一根兩頭粗中間細的巨型鐘乳石柱出現在他的眼前。沿着石柱往上看,一條晶瑩發光的礦脈鑲嵌在溶洞頂部,像一條璀璨的銀河,兩頭延伸到視線看不見的地方。地面有一個平緩的坡度,沒過腳踝的暗河緩緩流淌。光線照不到的邊緣地帶處在黑暗之中,看不出這溶洞的大小。

一個身影從黑暗盡頭走出,身形一個模糊就來到了王一凡面前。

淡青色襯衫,藍色修身牛仔褲,和白天一模一樣,不同的是此時的她眼睛是閉着的。

為什麼是趙菲爾?

雖然渡者接引只是一個流程,看到的都是幻像,但也能說明自己對她印象太深了。

王一凡感到有必要離趙菲爾遠一些,

趙菲爾閉着雙眼,機械的一粒粒揭開襯衫的扣子,露出衣服下晶瑩的白潤皮膚,她雙手扣住自己的肋骨下緣,用力向兩邊一扒,伴隨着血肉撕裂的聲音,一陣扭曲的空間波動出現在趙菲爾的身體里。

王一凡抓住時機,縱身一躍鑽入這道散發著紅光的血肉之門,在翻湧蠕動的蟲洞里潛行許久,王一凡感到前方出現一陣光亮,接着視線豁然開朗,一尊雲霧繚繞像小山一樣的大象骨架橫亘在海面上,骨架近百米高,呈卧姿,白骨森森,象牙彎曲刺向長空。

象骨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抬頭向天發出無聲的鳴叫,然後向前跨出一步,激起幾十米高的巨浪,一直來到王一凡身前才雙膝跪下,頭伏在水面上。巨象空洞的眼窩正對着王一凡,頭顱擺動,象牙伸到王一凡身前,將他輕輕挑起,然後直起身來,破浪前行。

王一凡站在象牙尖上,背着手,看着盤坐在象頭上的趙菲爾,按以往的經驗,乘渡舟後只須繼續前進七十二息,就能到穿過無邊海,到達異域了。這一套流程下來,自己是正兒八經的友好訪問,而不是像那兩個壞了規矩的東西。

突然,隱隱雷聲傳來,遠處海面升起一道白線,三息間近百米高的巨大水牆撞到眼前。象骨被前浪衝擊的站立不穩,趙菲爾在象頭上滾了幾個跟頭消失在海里,王一凡足尖一點,身子騰空而起,水牆從他身下推過,遠處的第二道白線已經在醞釀了。王一凡落回象牙尖上,此刻的巨象骨架就像一座搖搖欲墜的危樓,頭骨少了一半,身體只剩下三分之二,到處是崩裂破碎的聲音,脫落的骨頭碎片不停的墜落在海面上,象骨在勉強支撐,肯定經不住第二波衝擊了。

這意思明白着了,不歡迎。

不待第二道水牆撞來,一道黑色閃電划過長空,直接劈在王一凡身上,巨大的衝擊波將象骨瞬間震碎,水面被轟出一個巨大的裂縫,無數黑色觸手糾纏着向著半空中的王一凡抓去。

王一凡身子被這團黑色電光包圍,耳膜劇痛,腦海中一片轟鳴。他頭髮倒豎,雙眼泛紅,瞳孔劇烈放大,呈現詭異的黃色,額頭青筋暴起,皮膚寸寸綻開,露出暗紅色如同蚯蚓一般蠕動的血管肌肉。一根紫黑色尖角他雙眉間鑽出,如同月牙般刺向天空,尖角根部約有成人手腕粗細,將王一凡的雙眼擠向兩側。

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惡意劇烈的的侵蝕着大腦,王一凡強忍着無邊的的殺意和譫妄,在喪失意識前催動蜷縮在丹田的閃電護住血腦屏障,緊接着無數帶着吸盤的觸手纏上他的身子,將他拉入了裂縫之中。

閃着警燈的警車駛入了家屬院,隔離帶隔絕開了外面一一圈烏壓壓的人群。

一個驚魂未定的中年女人被攙扶着坐在警車座椅上,兩名**圍着她,一人拿着筆記本,另外一人遞給了她一瓶水。

「我是學校後勤部的,也是房東。平時我住在南校區,北校區的房子空着,就想着租出去。這孩子和我侄女是大學同學,從我侄女朋友圈看到了房子出租的信息,他說要考研,我看着是自己學校的學生,比較放心,就租給他了。」

女人哆哆嗦嗦絮絮叨叨,**耐心聽着做着筆錄。

「他每次都按時交房租的,這次沒交,我打電話他也不接,我就到家屬院來看看,房門反鎖着,我以為他不在家。哪知道,哪知道……」女人緊握着礦泉水瓶的手不住的顫抖着,水撒了一地。

」哪知道怎麼了?別怕,有我們在,你快說」一名**催促着。

「哪知道,我剛一開門,就看見他四腳着地從卧室爬了出來,他穿着睡衣,頭髮很亂,歪着腦袋,像狗一樣低吼,一下子就撲過來把我摁在地上,我看見他滿臉抓痕,瞳孔發黃,口水滴在我臉上,他張嘴就要咬我,一陣風順着沒關的房門吹了進來,他租的房子是閣樓,風很大,他一下跳開,遠遠的躲在角落裡,我趕緊跑了出來鎖好門就報警了」。

女人一口氣說完,然後大口地喘着氣。

「趕緊叫救護車過來,立刻疏散群眾,目標非常危險,呼叫武警支援!」一名**對着肩頭對講機大聲喊話。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