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殺人蘿莉)紫色玫瑰沐心_殺人蘿莉完整版免費閱讀

(殺人蘿莉)紫色玫瑰沐心_殺人蘿莉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6 12:57 作者:作者38u9tr

章節介紹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盈盈,你們也可以稱我為紫色玫瑰,我是一個15歲的小蘿莉,我生活在一做島嶼上,島上除我之外再無他人,一般情況下我是不能擅自離開的我沒有關於我身份的記憶,一點都沒有,我只知道我會永遠15歲,不老,不死我曾被管在一個大鐵籠子里,每天接受各種知識的輸…

在線試讀

第3章 我都生病了

我縱享絲滑之間,突然隱隱感覺到身後有一隻手伸向了我的肩膀似是冒犯,我下意識的不受大腦控制的反手扣住了那隻手的手腕使勁一掰。

唉呀呀呀呀疼疼疼疼。

一個男的好懸被我掰的翻個跟頭,踉蹌的靠跪在我的桌前表情痛苦的嚎叫起來疼疼疼疼快鬆手啊你。他的驚乍惹得周圍的人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還從沒被這麼多人注視過,我只感覺好像有無數個燈籠在我周圍點亮,我的臉幾乎快要被這種炙熱烤成了焦炭,趕緊鬆開了手默不作聲的把頭埋在了全家桶的後面。

你還要往哪躲啊,那個男的揉着手腕站起了身,毫不留情的一把打翻了我的桶,裏面至少還有一到兩個雞肉塊我還沒有幹掉。然後他又開始哼哼唧唧的凶我說你怎麼有那麼大力氣都要把我手給我掰折了。

我說你活該你知道嗎,是你先要侵犯我我才還以顏色的,現在你又把我的桶給我掀翻了,我剛買的還沒吃呢。他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氣急敗壞的對我說誰要侵犯你啊我是想問這個行李箱是不是你的,他一邊說著一邊把行李箱拉到我的面前然後又指了指我桌子上的一堆雞骨頭說你可真能吃。

誒?我這時才想起來剛才的確是一激動就把行李箱忘在點餐的吧台了。這個行李箱里裝有作案的工具,要是被人發現了可是要命的。我不敢再在這裡待下去了,提起行李箱推了一下這個男的就趕緊跑了出去。

到家的時候沐心已經離開了,他在我桌子上給我留了一張紙條,居然說我欠他一頓飯。逗,我拿起紙條就撕了個稀巴爛丟在垃圾桶里,天天就知道吃我的喝我的,還不給我帶好吃的,這要是算下來誰欠誰還不一定呢。

夜晚,我沖了個熱水澡又來到海灘上,刺冷的海風吹乾我身上的水滴,我又一次陷入對人生和社會的大思考。

外面的世界是多姿多彩的,那些熙熙攘攘穿梭在廣場的人群,那些燈紅柳綠下熱情吆喝的小販,還有那遞給我行李箱的少年,他們的生活又會是怎樣的?

我緩緩抬起了目光仰望無垠的黑夜,那裡,有幾顆孤獨的星辰暗淡的灼灼閃爍,在潑墨一般的底色上點了幾點冷醒的光。

噴薄暈染如紅棉的落日終要帶走地平線上的最後一絲溫暖,崢嶸嶙峋的群嵐低頭藏在裊裊雲影中氤氳模糊,被血色灼傷的楓林繾綣悱惻的聽着風低吟訴說,屹立在霓虹燈下的城市是否也會感到孤獨寂寞?

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裡我看到了一個遼闊的虛無世界,我揮舞雙手製造點點星光,彌散到天空和海洋。我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站在遠方,她手裡的手風琴發出令人沉醉的音律,如靈動的彩蝶在煙雲繚繞中展翅垂婉,又好像是塞外悠遠的天空沉澱着清澄的光。然後,她向我伸出手似乎是想要碰觸我的臉頰,隱隱之間我聽到了她在和我說話,她對我說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清晨,我剛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完了,口乾舌燥,喉嚨脹痛,渾身無力,眼前還是一片一片的發黑,這妥妥的是重感冒啊。看來昨天晚上任性去吹海風還是大意了。

盧寒墜樓事件上了早間新聞,警方調取了監控,雖然在死者進入房間之後到墜樓之前的這段時間監控出現了卡頓。但是在死者墜樓之後到警方進入房間這段時間卻沒有人從房間里出來。而且門還是從裏面上鎖的。

消息一經發出輿論便鋪天蓋地而來,網友們紛紛熱情的發表自己的質疑,說他無緣無故的怎麼會把腦袋伸出窗外呢,有人說一定是窗外有人叫他然後他去張望剛好又洗了澡地上有水不小心滑到,還有的抱怨說國際酒店的窗檯確實是太低了前陣子去那裡住也好懸從窗子掉下去。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我端着平板電腦靠在床頭,嘴裏叼着的吸管在牛奶盒裡發出了聲音,於是眼睛又開始不由自主的在購物袋裡掃視起來,果然剛剛看到一盒草莓味的牛奶就對它起了濃厚的興趣。

順勢將平板電腦里新聞頁面划到了下一頁。我不禁暗自感嘆,現在信息時代信息傳播就是快,這才多久的功夫,網頁訪問就已經達到十幾萬了。

不出所料,警方最終給出的結論是意外墜樓。判斷依據是死者在墜樓前後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死者墜樓前監控卡頓是因為那一層的監控被沐心給截刪掉,至於在墜樓之後沒有發現任何人從房間里走出,我本來也不是從他的房間出去的。

嗯,這樣看來,定性意外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應該沒什麼需要善後的,我舒心的吐了一口氣,一頭栽倒在床上蓋上被子準備美美的睡上一回籠大覺。

然而,就在朦朦朧朧之間,我隱約聽到了熟悉的摩托引擎聲漸漸靠近,頓時睡意全無。

壞了,沐心又來了。

不到一會兒的功夫,門口鞋櫃傳來叮叮咣咣的騷動聲,盈盈、盈盈沐心一邊大喊着我的名字一邊登登登的一個屋子一個屋子的尋找。

我煩躁的翻了個身把被子蒙在頭上不做回應。沐心又嘰嘰喳喳的叫了一會兒就沒有動靜了,我還奇怪剛想露頭去看看,不料被子突然一下子就被整張掀開了嚇了我一跳。

你怎麼還睡呢太陽都曬到屁股了,沐心挺着那一張欠揍的臉笑嘻嘻的湊了過來。我說你有病啊能不能沒事別老往我這跑你就沒有自己的生活嗎?沐心哼了一聲就不說話了目光落在了我昨天帶回來的那一袋吃的上。

我立馬撲了過去一隻手抵住他的胸口另一隻手趕緊將購物袋攏在懷裡瞪他,你、你要幹什麼?他說他早上還沒吃飯呢,說著就伸出手要來抓我懷裡的袋子,我使勁的想推開他可是抵在他胸前的手竟用不上半分力氣。他似乎也是察覺到了什麼停下了手問我怎麼了?我帶着哭腔對他說我都病了你就別欺負我了。

病了?他有些吃驚,眼中的嬉鬧色澤瞬間全然消散立即關心的摸了摸我的額頭。哎呀你這發燒了呀他說,然後左一層右一層的把被子往我身上裹,直到把我變成一粽子。

我問他你這次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他蹙着眉頭陷入了沉思,看着他的樣子我估計是真有事,我又問他組織又給我派任務了嗎?他搖了搖頭說倒不是指派的任務,你先別問了好好休息吧我車上有感冒藥我這就去給你拿,說完就噔噔蹬蹬的跑開了。

過了一分鐘左右吧,他又噔噔蹬蹬的跑了過來,氣喘噓噓的把葯和水遞送到了我面前。我笑話他說你該運動運動了跑這兩步就喘成這個樣子,那要是以後有人來殺你這不是白給嗎?他扶着我的肩把我扶坐起來,說行了吧你吃藥還堵不住你的嘴,我是不可能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對了,有一件事我一直還沒有說,我們組織上有一項鐵規定,就是如果殺手在執行任務當中意外死了或是被擒獲了或者是失敗了,那麼組織上就會派遣其他殺手來暗殺他的聯絡者。可以說聯絡者的命運完全是與殺手相連的。之所以有這樣的規定,一來是為了防止聯絡者在殺手行動之前大意馬虎造成疏漏,二來是防止聯絡者背叛殺手在行動的過程中搞一些對殺手不利的小動作。

吃了葯後沐心把我放平吩咐我好好睡一覺吧,我有些擔心的看了床邊一眼剛說了兩個字可是,他就立馬心領神會的截口打斷,我知道我知道你快睡吧我最多就吃一袋辣條。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